老北京最後一家國營副食店:成網紅打卡點,人氣很高卻招工困難

北京 157℃ 0
摘要:對於“工匠精神”這個詞想必大家都不太陌生,曾經一度被懷疑會成為高考作文題目,工匠精神是指在工作與工藝製作中追求精益求精的態度和產品品質,是從業者職業道德、職業品質、職業素養以及職業能力的體現,也是有一種正確的職業價值取向。就比如這個,中國最後一家的國營副食店——一家開在一個普通北京小胡同裏的小店,叫趙府街副食店。

對於“工匠精神”這個詞想必大家都不太陌生,曾經一度被懷疑會成為高考作文題目,工匠精神是指在工作與工藝製作中追求精益求精的態度和產品品質,是從業者職業道德、職業品質、職業素養以及職業能力的體現,也是有一種正確的職業價值取向。

“工匠精神”對於個人而言,是幹一行、愛一行、專一行、精一行,肯踏實苦幹、持之以恒,對於自己所生產的產品精雕細琢,極大限度得保證產品品質的一種敬業精神。

而對於一家企業來說,可能就變成:守專長、創科技、制精品,嚴格遵守國家標準,堅持不懈開拓創新,持續精益求精的企業精神。

對於整個社會來講,又有些不太一樣,它是指,講合作、受契約、注重誠信、維護和諧共生、專注合作共贏、講求分工合作的社會風尚。

工匠精神自中華民族誕生以來就深入我們的靈魂,但是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科學技術的創新,工匠精神好像又有所消散。

其實只是我們很少關注,工匠精神一直存在於我們身邊。就比如這個,中國最後一家的國營副食店——一家開在一個普通北京小胡同裏的小店,叫趙府街副食店。就是工匠精神的真實寫照。

一家留住時間的店鋪

趙府街副食店於1956年,成立於北京鼓樓大街東側,距今已有六十多年的歷史了。趙府街副食店最開始有100多平方米,擁有超過20個售貨員,是為了給北京胡同裏的1300多戶人家提供副食品的。

但是隨著時代發展,這家小店已經變成中國最後一家國營副食品店,它雖然還是存在,但是已經不再有往日的榮光了,如今的店鋪只有不到七平方米,裡面的裝修用如今的眼光看也沒那麼鮮亮了。

但是雖然這樣,這家店還是吸引了很多遊客,成了遠近聞名的網紅打卡地。最吸引人的還是它的年代感和歷史性。

掀起綠色的長條門簾,走進店裡,聽著上年紀的售貨員一嘴的京片子,就感覺回到了過去,歷史的濃郁氣息撲面而來。

售貨台前擺著用大缸盛滿的鹹菜、醬菜,泛黃的牆面上還掛著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宣傳畫,舊式的秤杆和算盤依然還是承重與計算的工具,掌櫃李瑞生還穿著以前制服的樣式招呼著街坊鄰居還有遠道而來的遊客。

李瑞生從1987年被調來趙府街副食店,到2006年,簽訂了承包合同,承擔起獨自經營的責任,現在已經過了這麼多個年頭,李瑞生又當掌櫃又當售貨員,一直自己支撐著這家小店。

店裡的寶藏

也正是李大爺的不忘初心,這家獨一無二的店鋪才得以完好的保留下來,而且名氣越來越大,成為了很多艺文青年專門拍照、打卡的地方。

但是這家店鋪和現在幾乎每個景區都有的童年回憶,那種懷舊店可完全不一樣,那種懷舊店,也就是找來一些以前經常吃,但是現在已經不容易再找到的零食,仍然擺放在窗幾明亮的展示櫃裏,遊客進來買一兩個,也就是找找兒時的回憶,其實不僅是東西的價格貴了很多,而且味道也不再是印象裏的味道了。

店裡的寶藏

要說店裡最經典的東西,李瑞生肯定要說是掛在牆上的廣告畫了,他提到:曾經有一個外國遊客想要出兩千塊買下這幅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水粉廣告畫,他都沒答應。如今這張畫依然進門就能看見。

別看這家小店,年代久遠,面積不大,但是裡面商品的種類還不少呢。除了有一些老北京特色:二鍋頭、大前門香烟、“中國紅”葡萄酒……還有用大缸裝著的醬油、醋、黃醬。

要說到蘸料,最受歡迎的還是二八醬,這是一種用特定的比例調和的芝麻醬與花生醬,這種蘸料簡直是老北京的最愛,無論是吃老北京涮羊肉,還是拌仙草兒,各種麵食,凉菜裏都可以放一點提味,老北京人最是割捨不下這份味道。

很多上了年紀的北京人,能開車穿過大半個北京,端著一個大罐子,就為了來這裡打一點二八醬。李師傅始終堅持用傳統工藝做醬,這麼多年手藝一直沒有落下,味道始終如一,在這裡老北京人能吃到記憶中的味道。

要說店裡所有的東西都是復古的嗎?一點現代的影子都沒有嗎?倒也不是這樣,在多次經歷被來自五湖四海的外地遊客問,能不能刷支付寶或者微信,用電子錢結帳後,看著遠道而來的客人失望的面孔,李瑞生從此在門口掛起了收錢碼。如此,新、舊風潮就在這家小店裏進行了很好的融合。

招工難的困境

正是趙府街副食店的原汁原味,還有掌櫃李瑞生始終如一的工匠精神,保證食品安全可靠、原汁原味、足斤足兩,不但吸引了很多慕名前來了遊客,在它自己所處的胡同裏,它也依舊做著老主顧的生意,胡同裏的老人還總喜歡三五成群的搬著小馬紮坐在附近聊聊天。

但就是這樣一個很有人氣的店,卻很難招工。首先是因為,這家店確實沒那麼掙錢,就是出售一些簡單的副食品,而且李瑞生堅持做良心產品,做老主顧的生意,利潤自然就沒那麼大。

售貨員日常的工作就是打醬、打醋之類的,工作非常繁瑣卻枯燥,人流量還不少,再加上薪水低,更是沒什麼年輕人想來。

小結:

已經61歲高齡的李瑞生還在自己支撐著這家店,想要找一個可靠的人來繼承他的手藝,繼續十年如一日的把這家店鋪經營下去確實很難。

這傳承的不僅是手藝,而且是一種文化的傳承、歷史的傳承,更是一種精神的傳承。

經營下去確實很難。

這傳承的不僅是手藝,而且是一種文化的傳承、歷史的傳承,更是一種精神的傳承。

評論留言

  • 熱心網友
    暫時沒有留言

我要留言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所有評論需要人工稽核後才能顯示,請勿發佈垃圾資訊】